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众神世界

第1230章 神王,苏业

众神世界 永恒之火 21401 2021-07-19 09:01

  一秒记住【风月小说网:www.fengyuexs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“万年大恨么……”宙斯冷漠地扫了一眼无法愈合的伤口,举起雷霆之矛,猛地投向苏业。

   雷霆之矛明明还没有碰到苏业,明明还在空间之中穿梭,苏业周身的防护却纷纷崩溃,每一瞬间都炸开数亿层。

   神王天赋,永在永至。

   不过刹那间,雷霆之矛便跨越空间,抵达苏业苏业面前。

   突然,一只冰霜巨手探出,一把抓住嗡嗡巨震的雷霆之矛。

   众神骇然,什么人能抓住宙斯的神王神器?

   就见冰霜手臂发出喀拉拉的声音,冰霜聚集,很快,凝聚成一个完整的巨人。

   轻风吹过,巨人身后霜雪飞舞,落在地上,化作一尊尊冰霜凝聚的身影。

   为首的巨人,赫然是旧北欧神王奥丁,手持雷霆之矛,意气风发。

   霜之神王,北欧复苏。

   “我们正面战一场!”奥丁咧嘴一笑,北欧万千冰霜神灵涌入他的躯体,冰霜沿着他的右手攀爬生长,彻底覆盖雷霆之矛。

   奥丁一步上前,刺出平平无奇的一击。

   两尊神王明明相距甚远,但寒冰雷霆之矛矛头骤然出现在宙斯身侧,一枪刺穿他的左肋。

   强如宙斯,竟然也避不开奥丁玄妙无比的一击。

   看到这一幕的众神深深呼吸,心脏狂跳,奥丁刺苏尔特尔的一幕,重现世间。

   那个战技无双的奥丁,回来了。

   “旧神余孽。”

   宙斯冷漠地看了一眼奥丁,右手突然拍出。

   天地扭曲,空间弯折,无数被银色星屑包裹的漆黑神雷飞向奥丁,明明没有近身,奥丁却仿佛不断承受虚空神雷的攻击,霜雪四溅,轰鸣不止。

   宙斯左手要去抓雷霆之矛,但猛地收回手,想要瞬移离开,但是,空间封锁。

   他急忙扭腰闪避。

   一个沛塞星空的庞大黑影骤然冒出。

   咔嚓!

   一个巨大的龙头一口咬掉宙斯的右半边身体。

   宙斯急速后退,难以置信地看到,绝望之龙尼德霍格双目仿佛覆盖着一层白雾的,嘎吱嘎吱咀嚼着他的身体。

   当年奥丁被咬的那一幕,重现此地。

   宙斯上身的伤痕,宛如一个月牙。

   “真香……”尼德霍格一边咀嚼一边发出惬意的声音。

   万神惊骇,无数神灵的神念纷纷后退。

   苏业左奥丁,右尼德霍格,不是神王,胜似神王。

   “你没死?”宙斯一边躲避奥丁的攻击,一边质问绝望之龙。

   此刻的尼德霍格外形像是一头放大无数倍的黑龙,全身紫黑色的鳞片宛如魔法装甲,闪烁金属的色泽,每一片鳞片的中心,探出尖锐的骨刺,尖端熠熠生辉。

   一对巨大的黑翼轻轻扇动,撕裂空间。

   他周身紫色毒雾环绕,白雾覆盖的紫色巨眼之中,仿佛深藏凶兽的湖泊。

   “我死了,但被苏业这个混蛋复活,沦为魔法仆从……我们约定好,只要杀了你,他就给我一定的自由。所以,宙斯,我的旧盟友,对不起了。另外,我非常幸运地收获混蛋苏业的天赋,似乎比以前更强了,比如……”

   尼德霍格咧嘴一笑,张开大口,浓烈的雾渊紫毒喷发,恐怖的毒龙之力与雾渊微虫融合为一,瞬间密布黄昏战场。

   刹那间,黄昏战场与雾渊彻底相连。

   宙斯的气息瞬间被雾渊压制,力量再弱一层。

   尼德霍格以万界俱在,将黄昏战场与雾渊重叠。

   “这样的话……”苏业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。

   在众神骇然的目光中,漫天的雾渊毒岛飞落,在宙斯身边炸开。

   “这个小混蛋!”尼德霍格骂骂咧咧,因为这些毒岛悬浮在灰雾海洋上,不比冰雾鸟差,连他都不敢长时间接触。

   宙斯全身浮肿发黑,哪怕无数神王威能与天赋在对抗,也无法驱逐这些剧毒。

   甚至于,连冰霜之体的奥丁,也被毒岛剧毒侵蚀。

   苏业一伸手,收走己方附近的毒雾。

   宙斯轻叹一声,身后骤然浮现一架纺车,纺车之上,血迹斑斑,希腊命运三女神的头颅悬挂其上。

   奥丁与尼德霍格一边进攻,一边面露警惕之色。

   命运纺车虽然残缺,但依旧是创世神器。

   咕噜噜……

   宙斯指向奥丁。

   命运纺轮突然转动,奥丁的身形慢慢模糊。

   在消失的一瞬间,奥丁投出寒冰雷霆之矛,刺穿宙斯左肩,将其钉在虚空。

   宙斯甚至不去拔矛,望向尼德霍格,命运纺车再次转动。

   绝望之龙尼德霍格不甘心地嚎叫一声,消散在天地间。

   “我看你还有什么……我……”宙斯的神体突然化为虚无,消失在原地。

   宙斯所在的地方,尼德霍格的大嘴合拢,什么都没咬到。

   “都跟你说了,我是魔法仆从,哪怕命运纺车也只能驱逐我,驱逐完再召唤就是了……”

   尼德霍格目光一扫,冲向宙斯所在。

   宙斯看了看自己胸腹无法愈合的伤口和无法复原的右臂,深吸一口气,抬起左手,正要指向苏业,突然面色剧变,身体变形消失。

   轰!

   就见宙斯所在之地,不知多少亿只木制巨掌从两侧拍击,仿佛两座手掌巨山,拍碎空间,甚至生生拍散灰雾。

   灰雾散去,众神呆呆地看着黄昏战场。

   一棵硕大无朋的世界树,压在神王星上,占据战场中心。

   这棵树,甚至比太阳都大。

   众神恍然大悟,原来那唯一的主神世界树,是苏业的。

   就见世界树的树根宛如亿万巨蛇蠕动,包裹整棵神王星,疯狂吸收力量。

   支持宙斯的神灵心中一慌,坏了!

   世界树晋升近神王需要的力量何等庞大不知道,但一颗神王星肯定够了。

   世界树疯狂成长,树根在虚空中铺开,树冠向四面八方伸展。

   众神甚至怀疑,这么长下去,世界树能塞满整座黄昏战场。

   世界树是无限位面的木系力量最强存在,所有的剧毒对它都无效。

   当苏业把所有毒岛扔光后,整座黄昏战场都被毒岛剧毒弥漫,宙斯用尽各种方法,都只能将其削弱,而无法彻底驱散。

   世界树的树冠下垂,树根上扬,围成一个巨大的世界树笼。

   苏业悬浮于世界树树干中心,法袍摇曳。

   众神望着苏业,露出艳羡之色。

   世界树在,苏业就在。

   尼德霍格不断追杀宙斯,宙斯却不理会他,不断在远处攻击苏业。

   雷霆闪烁,电光四溅。

   但,所有的攻击,都被世界树硬生生挡下。

   世界树的边缘,轰鸣阵阵,神光连闪,但苏业稳如泰山。

   “不愧是魔法新光。”

   宙斯周身气息升腾,天空乌云密布,无数雷霆密布整座黄昏战场,甚至连世界树围成的笼子中,都有雷霆冲击。

   神王大奇景,雷霆天国。

   突然,世界树的节节升高,树枝狂舞,扫荡天空,竟然把天空的乌云搅得七零八碎,雷霆天国的威力骤减。

   众神看着发蒙,众所周知,除了相同性质的奇景,相互之间是无法干扰的。

   这意味着,世界树枝强行利用神体阻挡了大部分雷霆。

   无数世界树的碎枝落叶飞舞。

   远方的众神纷纷挥舞大手,想要捞一些好处,但所有的断枝落叶消失不见。

   苏业提前捞走。

   宙斯深吸一口气,眼中闪过一抹无奈。

   最强天赋被贪暴邪灵吞噬,无法使用他最强大的诸神悬天与万神在列两大威能。

   泰坦血脉被灰金镰刀压制,无法使用泰坦之天、泰坦神王体和泰坦山脉三大威能。

   混沌之眼被苏业废掉,命运纺车又不具备直接攻击能力,现在,连神王大奇景都被世界树生生搅合。

   堂堂神王之身,被苏业废掉了一半力量。

   现在,不仅要面对苏业和世界树,更要面对极为难缠的尼德霍格。

   尼德霍格不如提亚玛特古老,不如阿波菲斯悠久,战斗经验不足,但却是新生代的神王,神体正值壮年。

   “阿波菲斯,你是否记得我们的盟约?”宙斯的声音传遍星空。

   “不好意思啊,苏业又和我签订了一分互不伤害协议,再说他在创世之地也算帮过我,我不好意思出手。”

   “提亚玛特,我知道你在这里。”宙斯大喊。

   “抱歉,我旧伤未愈,巴哈姆特说过,如果我敢伤苏业,他必然出手。这一老一小两个混蛋!”

   “深渊之主……”宙斯说到一半,突然停下。

   他想起深渊之主是第一个给苏业祝福的,现在苏业身后还悬着巨大的万神祝福光环墙。

   宙斯试过各种强大的邪恶诅咒,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承受,但对苏业全都无效。

   有万神祝福在,神王邪神看到都会扭头就跑。

   宙斯没想到,自己成为孤家寡人。

   众神默默地看着这一切,这特别符合魔法师的核心战斗方式。

   战斗之前,解决战斗。

   宙斯长叹一声,道:“苏业,我们缔结和平契约吧。”

   众神哗然。

   任何一方主动提出,等待的必然是一份丧权辱国式的和约。

   尼德霍格放弃攻击,死死盯着宙斯。

   苏业轻轻摇头道:“哪怕是昨天你提出这个要求,我也能让你保全一切,你当你的神王,我研究我的魔法。但事已至此,无法回头。”

   “你很清楚,我还有大威能。”宙斯道。

   众神心头一沉,至今为止,宙斯也只是展现普通神王的力量。

   宙斯不是普通神王。

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“一旦我用出最强威能,不要说你,哪怕这个世界,都可能覆灭。”宙斯道。

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   宙斯淡然一笑,全身雷霆闪烁,冲向苏业。

   尼德霍格急忙迎上,这一次,宙斯不闪不避,手持雷霆之矛,与尼德霍格硬碰硬。

   雷霆之矛击穿龙爪,龙爪拍在宙斯身上。

   宙斯身体轰然炸裂。

   璀璨的白炽神光炸裂,无线的光芒照耀黄昏战场,照耀整座神界。

   告死号角的声音仍在回荡。

   所有神灵在纠结,宙斯到底死没死?这次是真死了吗?

   世界树突然开始收敛身体,徐徐缩小,但树冠与树根形成的世界树笼更加坚固。

   尼德霍格缩在世界树笼后,警惕宙斯死亡之地。

   “做好准备吧。”苏业道。

   尼德霍格重重点头,瞬间张开最强神域,万毒神域,而后,背后的龙脊从头到尾,浮现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,整齐排列。

   神王大奇景,噬魂。

   与尼德霍格生前的噬魂大奇景不同,力量无比收敛,仅仅作用于黄昏战场,但威力更胜十倍!

   紫色的万毒之光覆盖,黑色的奇异光芒流淌,整个黄昏战场化作光怪陆离的怪异世界,哪怕是主神看到都头晕目眩。

   待宙斯死亡的白炽神光散去,一道难以形容的无上雷柱炸开,冲天而起,横荡万界。

   众神难以置信地看到,宙斯死亡之地,万毒之光与噬魂黑芒竟然被彻底排开。

   这是何等伟力,排开神王威能!

   十倍于神王的力量吗?

   轰!

   无上雷柱,轰然炸裂,贯穿黄昏战场。

   黄昏之光,被生生排开!

   那无上雷柱炸裂之后,迅速收缩。

   当收缩到万里高下的时候,显现人形。

   那是一尊难以描述的奇异巨人,身高万里。

   他的身体由大量缩小的星系组建,无数的蓝白色雷霆在星辰与星系之间流淌。

   这星系巨人的力量太伟岸,众神远望,难以辨认。

   有时候觉得漆黑的虚空是他的本体,那些星系与星辰不过是皮肤。

   可有时候觉得星系星辰才是他的骨骼与肌肉,雷霆是他的鲜血。

   很快众神意识到,恐怕自己永远看不到这尊巨人的真正形体,自己看到的,永远只是最表面的力量。

   这个神灵的存在,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认知极限。

   众神,甚至感受不到这具巨人的力量。

   众神唯一能清晰感受到的,是内心的恐惧。

   此时此刻,每个神灵的脑海中,都浮现亿万万生灵在哭号,有的来自过去,有的位于现在,有的源于未来。

   每一个生灵都在发泄自己的悲伤与恐惧,所有不同的声音,却汇聚成一句话。

   “诸世将陨,众生俱灭。”

  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,众神响起传说中的存在。

   灭世神。

   高于神王,与创世神同层次的力量。

   众神骇然望着那个外形与宙斯相仿的巨人,随后惊慌地四处张望。

   恐怖的一幕,在神界显现。

   以那灭世宙斯为中心,附近的星辰一颗接着一颗炸裂,宛如星空中的烟花。

   不断向外扩散。

   这一刻,神界仿佛像一张白纸,一点火焰落在白纸的中心。

   而后,火焰扩散。

   神界仿佛注定要被毁灭。

   无数神灵疯狂向远处逃跑。

   “吾当以力灭世,以身创世。”灭世宙斯说完,恐怖的力量奔涌,蓝白闪耀的灭世雷霆化作无穷无尽的巨浪,向四面八方滚动。

   灭世雷霆巨浪落在黄昏战场的外壁上,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。

   整个黄昏战场剧烈震动。

   众神骇然,这样下去,黄昏战场将会被灭世宙斯生生摧毁。

   而后,不止神界,恐怕连无限位面都会被灭世雷霆毁灭。

   宙斯,真要毁灭整个世界!

   “神王们,你们都看着干什么?快点帮助苏业啊!宙斯一旦灭世,我们谁都活不了!谁都活不了!”

   “是啊,神王们,快出手啊!”

   “你们都在做什么!”

   神王们一言不发,一些古老神灵无奈轻叹,说出原因。

   “灭世之力克制这个世界的一切力量,哪怕是神王,在灭世宙斯面前,也只是强一点的主神罢了。我们,只能靠苏业了。”

   “是的,我们只能靠苏业了。”

   “既然如此,那我这个宙斯的盟友,也祝福苏业吧,我不想死。”

   “我也不想死!”

   那些原本没有祝福苏业的神灵,纷纷开始祝福。

   苏业身后的万神祝福光墙,缓慢但平稳地扩大,增强。

   每增强一分,苏业身上的气息就壮大一分,形成难以言喻的伟力,排开一切负面的力量。

   “苏业,你开启灭世,当如你所愿。”

   宙斯说完,遥遥向世界树一拍。

   轰!

   蓝白之中搀杂着黑芒的灭世雷霆宛如瀑布倾泻,却又蕴藏万山之力,轰然击在世界树的树冠之上。

   世界树巨震,恐怖的雷霆贯穿全树,刹那间,树干焦黑,树叶落尽,树根齐断。

   宙斯的双眼之中,星系旋转,雷霆迸射,嘴角微微一翘。

   世界树轻轻一抖,树叶生长,树根膨胀,急速恢复。

   苏业看了看世界树,笑道:“好,我有了灭世之力完整的信息和数据,目的达到了。”

   宙斯面露厌恶之色,道:“收起你可笑的文字游戏,你们魔法师总是如此自负,把一切都当作研究,把我们都当作工具。你以为,我现在的威能多少倍于之前?十倍?不,百倍!”

   苏业正色道:“你误会了,我们没有把你们当成工具,我们把你们当成伟大的推动力,在我们眼中,无限位面的每一种力量、每一种存在、每一个生命,一切的一切,无论被你们定为善恶、美丑、真假等等的一切,在我们眼里,都是伟大的推动力。我们敬畏一切,也平等对待一切。哪怕是亿万倍于你的存在,在我们眼里,依旧只是需要我们学习的推动力,与普通的石头,普通的人类,毫无区别。”

   “我厌恶这种毫无道理可讲的积极与乐观,我厌恶你们这群妄想狂一样的疯子!”灭世宙斯大声咆哮。

   整个神界剧烈震动,无数生命仅仅因为灭世宙斯的愤怒,无声无息化为灰烬。

   “你的厌恶,与我无关。”苏业说着,伸手一指宙斯。

   “第三十七神术序列:防护逆转-无形法袍。”苏业周身上宛如薄薄水膜的无形法袍突然反转,落在宙斯的身上。

   整个宙斯,都被无形法袍反向包围。

   原本源源不断涌动的灭世雷霆,威力只剩百分之一。

   新的灭世雷霆落在黄昏战场的边缘,缓缓消散。

   黄昏战场,稳定不动。

   “只要存在,我们便能洞悉存在的一切;只要有问题,哲学与魔法便能解决问题;如果解决不了,那就需要更好的哲学与魔法。对于我个人来说,你或许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,但对这个魔法界来说,解决你的难度,甚至还不如彻底了解一只虫子。”

   “我有点厌恶你这种与众不同的吹牛方式了,你以为,这小小的魔法,能影响到我?无形法袍?无非是一个大量叠加的防护法术而已,我说过,数量再多,毫无意义。”宙斯道。

   苏业微笑道:“在你看来,这可能只是数量的叠加,只是简单的加法,但在我们魔法师看来,这叫规模,里面包含着无数复杂的原理和公式,最终构建了一种复杂程度不逊于生命的力量。现在,你会看到活生生的例子,第四十四神术序列,无限魔法之手!”

   苏业说完,百万神级化身齐齐吟诵。

   苏业身后,浮现一个半透明的巨人苏业,其高万里,大若星辰,堪比灭世宙斯。

   一只只巨大的魔法之手出现在巨人苏业身前。

   这些魔法之手宛如花瓣一样堆叠在一起,层层叠叠,无穷无尽。

   不过刹那间,百亿巨手簇拥成一朵超巨型的花朵,向上绽放。

   万手之花。

   “这并不能伤到我分毫。”灭世宙斯冷笑道。

   苏业道:“的确,所以我学习百身巨人,使用掌上烈阳。”

   “掌上烈阳?那种层次的力量,或许能勉强伤到我的神王体,但远远无法伤到我的灭世王体!”宙斯如同望着拙劣的魔术师一样,看着苏业。

   “没错,掌上烈阳的强度,甚至连我都能轻易当下,自然威胁不到无上的灭世宙斯。所以,我想要创造掌上星系,可惜的是,我一直失败,因为多当时的想法和你一样,掌上烈阳是一颗太阳,掌上星系是几千亿颗太阳,我的力量足够,只是纯粹的数字叠加,为什么做不到?”

   苏业扫视外面众神的神念,道:“直到,我的分神回归,获得创世之地的记忆,我才恍然大悟。我们每个人,都不是纯粹数量的叠加,我们如果把一个普通人切成无数颗粒,再组合起来,会完好如初吗?我们用同样的血肉,能制造出同样的人吗?从掌中烈阳到掌中星系,需要的不仅仅是数量,还需要了解星辰之间的运行方式,还需要明白星系的成因,还需要知晓本质与原理。”

   “有那么难吗?”宙斯擎举右手,一座完整的星系悬浮其上,徐徐旋转,星光璀璨。

   众神骇然。

   苏业微笑道:“我与破坏泰坦对战的时候,他也用出过掌中星系,但,他是用生命和蛮力凝聚而成,说是掌中星系,本质上,完全不是。当你松开手,你的掌中星系会自然消散,而我,想要创造一种完整的星系,至少可以存在很长时间,甚至可能繁衍生命。因为我推演出星系的原理,也就自然明晰比星系更大的星系团的原理。比如,第四十五神术序列,星团之手!”

   苏业身后浮现主神级巨魔海葵领主,而后,巨魔海葵领主身体炸裂,化作无数魔力涌入苏业身体。

   密密麻麻的世界树根升起,落在苏业身上,为苏业注入魔力。

   同时,苏业吸收魔法神星、火元素位面、火之乡、地狱、深渊等等所有位面的力量。

   无尽的灿烂与光辉,在万手之花上绽放。

   整个黄昏战场剧烈地晃动起来,众神眯着眼,双目刺痛地望向苏业身后。

   每一只魔法之手上,都悬浮着一个闪耀的光团。

   每一个光团之中,都悬浮着一千座星系汇聚成的星系团

   每一座星系中,至少有一千亿颗太阳在运转。

   百亿星系团,宛如天地之花,齐齐绽放。

   苏业手中,仿佛擎托整座宇宙。

   恐怖气息升腾,整座黄昏战场竟然开始收缩,或者说,被这星团之手吸引,即将坍塌。

   黄昏战场之外的空间不断崩裂,无尽的空间碎片向四面八方蔓延。

   整个神界都会因为星团之手的力量而崩溃。

   灭世宙斯不怒反喜,哈哈大笑道:“好!好!好!不愧是苏业,不愧是魔法新光,自今日起,你便位同宙斯,光耀万世!末日!浩劫!破灭!”

   在众神无比震撼的的目光中,末日之光,浩劫之火,破灭之斧,三大灭世神权,齐齐显露。

   黄昏战场咯吱咯吱响动,内壁徐徐开裂。

   突然,一个个下位神陨落的异象在无限位面展现。

   众神神念赫然四望,原来那些下位神明明只是用神念观望,哪怕灭世宙斯的力量明明被黄昏战场阻挡,可那些正视宙斯的下位神,还是瞬间陨落。

   “快跑!”

   主神之下众神全部收起神念,彻底放弃观战。

   哪怕是一些主神也无奈放弃,生怕被灭世之力摧毁。

   而后,他们错过惊世一幕。

   苏业的身后,同样飞出代表末日神权的末日之光,以及代表浩劫神权的浩劫之火。

   “神权,共毁!”

   在宙斯与众神一脸骇然中,苏业的末日之光,撞碎宙斯的末日之光。

   苏业的浩劫之火,吞噬宙斯的浩劫之火。

   失去两大灭世神权,宙斯的灭世之力瞬间消失,只剩破灭神权的力量。

   宙斯庞大的身躯内部,突然变得无比空洞。

   “发生了什么……”宙斯与众神喃喃自语。

   “法师塔神术-第四十六神术序列-万星!神照!”

   轰轰轰轰轰……

   百亿颗星系团齐齐向内坍塌,每一只魔法之手上,百万亿太阳向内炸裂,并在一瞬间,释放出所有的力量。

   每一颗星系团都喷发一道漆黑的光柱。

   百亿道漆黑的万星神照,落在宙斯身上。

   灭世宙斯,瞬间湮灭。

   恐怖的万星神照击穿黄昏战场,无量量的黑光瞬间抵达神界尽头,击穿神界,抵达曾经被神王邪神污染的污秽之地。

   黑光扫过,污秽消散。

   无数邪神发出自诞生后的第一声惊恐的尖叫,瞬间湮灭,彻底陨落。

   灭世宙斯湮灭后,会瞬间重组复活,但下一刹那,又被万星神照湮灭。

   整整十秒后,万星神照消失。

   宛如蛋壳的黄昏战场,破了一个巨大的洞。

   洞口外的方向,空间消失,真空震荡,强如无限位面之力,都无法快速修复。

   万星神照所过之地,开辟出一道绝对的“无”的存在。

   宙斯还活着,但是,他缩小到只有十米高下,身体依旧由无数星系组成,但却变得半透明,若隐若现。

   他的身体之中,雷电激荡,火光闪烁,如同坏掉的傀儡。

   即便如此,灭世宙斯依旧位同神王。

   只不过,他的身形那么衰老,老到连说话都气喘吁吁。

   “你……这真是魔法的力量?”

   “这就是魔法的力量,不过不是数量,而是规模。”苏业道。

   “我败了,但,你还有多少力量?你杀不死我的,其他神王,也不敢杀灭世的我!”宙斯突然咧嘴笑起来。

   苏业遗憾地摇头道:“你还是不明白。只要你是存在的,可被感知,可被计算,就一定可被魔法解决。我现在的确无法再度使用万星神照,不过……我们魔法师有太多手段。”

   “比如呢?”灭世宙斯既虚弱又嘴硬。

   “多重永狱轮回!”

   苏业伸手指向宙斯,百万神级化身齐齐出手,整整一亿两千万道永狱轮回落在灭世宙斯身上。

   灭世宙斯一动不动。

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灭世宙斯放声大笑,自己总算赢了一……

   灭世宙斯望着苏业的额头,如坠冰窟。

   观战的高位众神一脸呆滞。

   苏业的额头开裂,黄昏之眼睁开。

   黄昏披风的所有力量,涌入黄昏之眼。

   这一刹那,黄昏之眼璀璨闪亮。

   破碎的黄昏战场外的黄昏大日骤然坠落,落在苏业的黄昏之眼中。

   众神张大嘴巴,目光僵直。

   “法师塔神术-第四十九神术序列:永堕黄昏!”

   浩瀚伟岸的声音传遍无限位面,这一刻,难以言喻的力量驱散一切,连告死号角都被这力量驱散。

   众生众神突然清晰,原来宙斯没死。

   百万法师塔的虚影,悬浮于苏业身后。

   唰……

   无尽的光芒从黄昏之眼中喷发,笼罩灭世宙斯。

   宙斯的身体瞬间崩裂为密密麻麻的小人,每一个小人的头颅齐齐断掉,从高空坠下。

   哪怕宙斯的所有神魂与身体都永堕黄昏,依然散发着磅礴的伟力,想要冲破黄昏。

   “多重永狱轮回!”

   一亿两千万道永狱轮回出现,灭世宙斯的一切,被分割为一亿两千万份。

   苏业周身,散发着紫色的万毒神光。

   苏业的身后,浮现密密麻麻的噬魂黑洞之墙。

   尼德霍格懵了,看看苏业,看看自己。

   谁才是绝望之龙?

   谁才是尼德霍格?

   两道噬魂大奇景同时显现。

   一亿两千万个宙斯齐齐惨叫,一亿两千万道神魂被撕裂,分别飞向苏业与尼德霍格的噬魂黑洞之中。

   尼德霍格发出愉悦的龙吼。

   苏业的气息节节攀升,难以言喻的力量涌入身体,同时,苏业双眼雷霆涌动,面目狰狞,浓重的血腥气息升腾。

   众神骇然,苏业这是吸收了灭世之力?

   但下一刹那,苏业双眼之中星光长流,宇宙流转,所有的力量与信息都被知识宇宙拆解。

   无穷的力量与信息涌入万法位面之中。

   百万法师塔和所有魔能智脑齐齐运作,急速解析灭世宙斯的力量本质。

   不多时,苏业轻轻一眨眼,平静下来,望向远方。

   吸收了灭世宙斯神魂的尼德霍格继承了王大锤的优良传统,撑爆自炸,尸骸散落各处。

   不远处,灭世宙斯站在远方。

   他的身体依旧由星辰与雷霆组成,但不同的是,星辰开裂,雷霆晦暗。

   灭世气息烟消云散,力量回到普通神王层次,并不断下降。

   永堕黄昏,无休无止侵蚀他的一切。

   宙斯望着苏业,面露遗憾之色,道:“当年我与墨提斯结合后,才得知一个诅咒,她的儿子,会如我一样,推翻他的父亲。我吞下怀孕的墨提斯,但没想到,我们的儿子没有出生,但雅典娜却从我的头颅中出生。她是女孩,我放过她。但我万万没想到,她嫁给了你。”

   众神恍然大悟,现在的苏业,同样算是墨提斯的儿子。

   “在我晋升主神之前,你并不想杀我。否则,你不会跟我签订两百年契约。”苏业道。

   宙斯微微一笑,道:“我喜欢你吹牛的样子。”

   苏业愣了一下。

   宙斯的身体自下而上,徐徐消散。

   “我也曾像你一样喜欢吹牛,可惜,后来我忘记了。我以为,当我掌握至高的力量,就可以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,却忘记了,我只有先让世界更美好,才能获得力量。创世神,不是因为有力量才创世,是因为创世后,才有力量。”

   苏业轻轻点头。

   “我宙斯,永远不会失败,”宙斯说着,望向无限星空,“这个新世界,要么在我的手上,要么在我的尸骸上。”

   宙斯双目晶莹,身体化为无数星光,散落无形。

   嗡……

   万神祝福的光墙骤然转动,浩瀚磅礴的气息自苏业身上冲天而起。

   蓝金色的光柱直冲至高之巅,凝聚成苏业的光芒雕像。

   无限位面的每一尊神,每一个人,每一只虫,每一朵花,万物万灵,仰望天穹,仰望雕像。

   神王,苏业。

   。

   (全书完)

   。

   容我休息几天,情绪平复,大概一周到两周之间,然后再写最后的完本感言。

   估计会说很多很多,也可能比较克制。

   感谢每一位读者,感谢每一位合火人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