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祭炼山河

第1871章 外面的世界

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12707 2021-07-12 06:18

  一秒记住【风月小说网:www.fengyuexs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“七七,赶快回去,老夫撑得住!”

   牛鼎天硬着头皮开口。

   秦七七行礼,“多谢牛前辈照顾,您已经做得够多了。”她抬头,看向四位真皇,“你们知道我是谁,我跟你们走。”

   “请!”

   一位真皇绝巅微笑,眼眸明亮。

   就在这时,像是有一片云,突然飘过头顶,于是眼前世界的光线,陡然黯淡几分。

   起初并没有人在意,可很快他们就发现,这片云的面积,似乎有些大的离谱。

   而且,它非但没有飘离,反而正在变得越来越厚,逐渐遮挡住更多光线。

   天地愈发阴暗。

   “嘶――”倒吸冷气声响起,抬头看向天空众人,皆下意识瞪大双眼。

   便是牛鼎天在内,五位真皇绝巅层次,此时脸上也下意识,浮现几分惊慌。

   天上没有云。

   是银月在变暗。

   或者换一种说法,此刻眼前的银月,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火焰,如今正一点点熄灭。

   不,不是一点点,而是快的惊人。

   从最开始出现暗淡,到此时不过数个呼吸,亮度已经削减近乎三成。

   按照这种速度,不需要片刻时间,银月就将彻底熄灭,世间随之陷入永暗。

   这实在是一件,极其可怕的事情!

   天地永暗,意味着光明断绝,也就等于……浩劫降临。

   百年岁月说长不长,不过世俗凡人一生,对巅峰修行者层次而言,不过沧海一瞬。

   可银月百年不变,之前也没半点征兆,突然出现此刻一幕,如何让人接受?

   牛鼎天拂袖一挥,将秦七七拉到身边,不过此时对面四位真皇,眼神都没转过来半点。

   银月熄灭,浩劫当前,他们已没有心思,再理会秦七七。

   而类似的一幕,不止发生在天牛城,诸天万界无尽生灵,此刻皆骇然抬头,看着银月逐渐暗淡,恐惧、慌乱、绝望等情绪,在他们心中酝酿、翻滚。

   席卷世间的大战,在这一刻停止。

   银月熄灭速度,并未随着时间流逝放缓,反而越来越快。

   终于,最后一圈浅浅的光晕,彻底消失不见。

   诸天万界,陷入一片漆黑。

   死寂无声!

   惊悸绝望似一只无形大手,紧握住世人心脏,令他们喘息格外艰难。

   一息。

   两息。

   三息。

   永暗中的世间,时间似乎被扭曲,每一点时光的流逝,都变得格外缓慢。

   没有光明绽放,温度开始降低。

   不是缓慢的下落,而是随着永夜降临,世间一切温度,像是被瞬间抽离。

   霜白浮现,继而是一层薄冰,出现在秦七七身体表面,她瞪大了眼睛,脸上不受控制露出恐惧。

   她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,好似整个人就被,这一层薄冰彻底封印。

   然后,一只温暖的手掌,落在她肩头。

   森然至极,不断刺入骨髓的寒气,瞬间被一扫而空,化为腾腾水汽,从她身体中消失。

   “七七。”

   声音传入耳中,秦七七猛地转身,眼前是一片黑暗,可她却感受到了那份,熟悉而亲近的气息。

   “哥!”

   她扑过去,被抱在怀里,秦宇微微一笑,“哥回来了。”

   他想了想,心念微动,丝丝缕缕光明,自他周身散开。

   黑暗被驱散,随之一并消失的,还有那份恐怖至极的冰寒。

   “啊!”

   距离最近的牛鼎天恢复自由,他猛地转身,看着发光的秦宇,满脸惊喜。

   “老夫就知道,你不会有事!”

   秦宇点头,“多谢牛前辈。”

   光明再扩散,席卷天牛城。

   牛豆豆瞪大眼睛,摸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,蹦跳着大叫,“秦大哥,秦大哥!”

   秦宇看了她一笑,笑着点头打招呼,然后道:“我还没让你们走呢。”

   啪――

   他打了个响指,四位真皇身躯,同时僵在原地,瞪大眼珠之中,充满惊骇之意。此刻,他们就像是四条,被冰封在空气中的鱼儿,半点不得动弹。有心反抗,却发现被冰封的,不止是他们的身躯,便是修行境界一并被封印,丝毫不能调动体内的力量。

   这让四位真皇,一颗心沉入谷地,彼此之间实力差距,已大到难以想象。

   “秦宇,今天都是误会……”一位真皇话没说完,就闷哼一声闭上嘴。

   秦宇道:“我在天上,一直看的很清楚,所以这些话,没必要再说了。”

   他想了想,“给你们两个选择,一现在就死,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以后就用千万年岁月来忏悔。”

   “不同意,就摇摇头。”

   等了一下,秦宇微笑,“很好,既然你们都答应,那就能继续活下去。”

   四位真皇欲哭无泪。

   妈-的,你说这些话,我们也要能摇头才行啊?!

   但秦宇显然不会,真的给他们选择的机会,既然主动送上门来,自然不能错过。

   轰隆隆――

   尽管秦宇散发光明,可天地之间绝大部分,依旧被永暗笼罩。

   如今这无尽黑暗中,传出惊天巨响,接着四位真皇就像是,被惊涛骇浪卷走,瞬间冲入九天之上。

   巨响声越来越强,不知过了多久,一点光明突然出现,然后骤然释放。

   就像是厚重的云海之后,蓄力已久的大日骄阳,蓦地从中窜出,驱散黑暗照亮了大地。

   只不过此刻,跃出云海的大日,并非一个而是四颗。

   永暗快速消退,光明重新笼罩大地,虽然天地之间,温度仍然较低,可冰封已经散去。

   牛鼎天瞪大眼,亲眼目睹刚才一幕,他只觉得此刻,整个人通体冰寒。

   此刻,秦宇眼神落下。

   “啊!”

   牛鼎天低呼,下意识退后几步,“秦宇,我可是帮你了的……”

   秦宇一怔,摇头道:“牛前辈,你想太多了。”

   好在,牛豆豆冲过来,抱住秦宇胳膊欢呼不已,中断了牛鼎天的尴尬。

   “秦大哥,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,七七之前还一直担心你,都是我在安慰。”

   秦宇笑着点头,“谢谢你了豆豆。”他伸手,拍了拍牛豆豆的脑袋。

   她突然闭上眼,直接睡了过去。

   牛鼎天又吓了一跳。

   秦宇道:“豆豆资质很好,可这份资质里面,藏着一些隐患,我想牛前辈应该很清楚这点,所以才会不动声色,在她体内留下封印,阻止她修行太快吧?”

   牛鼎天心头一松,苦笑道:“秦宇你现在的修为,我是真的看不透了……没错,豆豆这丫头,的确有些问题,这还是不久前,老夫刚刚发现的事情,没办法彻底清除,只好暂时布下封印……”

   说话时看着秦宇。

   秦宇道:“让她睡一觉,等醒了之后,就没事了。”

   牛鼎天大喜,秦宇绝对不会,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。

   想到困扰他的难题,居然被随手一拍解决,根本就没感觉到任何波动,牛鼎天轻咳一声,又看了看头顶上四颗大日骄阳,“秦宇,之前的银月……”

   “跟我有关。”秦宇没详细解释。

   牛鼎天直接闭嘴,绝对再多打听半句。

   虽然不知道,秦宇究竟怎么做到的,可四位真皇绝巅啊,就这么被放了风筝,变成头顶上四颗大日骄阳。

   虽说,之前秦宇说过,他们都还没死,但想来滋味不会好受。

   废话,想抓秦七七,被秦宇给镇压了,虽然没死,但还想活着享福吗?

   总之,他牛某人是半点,也不想体会。

   一场灭世浩劫,悄然消失。

   可秦宇归来的消息,像是插了翅膀,在最短时间内,传遍了诸天万界。

   四位真皇绝巅联手,围攻天牛城本来就不是,一件可以隐瞒的事情。

   而现在,他们下落不明,头顶之上多了四颗大日骄阳。尽管牛鼎天下令,封口这件事情,可对知晓这一切的人而言,不难从中察觉到什么。

   一时间,世间大战停止,所有曾野心勃勃,有心踏临世间绝巅的存在,一个个都心怀惴惴。

   但好在,一切都很平静。

   秦宇并未现身世间,似乎也没有什么,想要一统天下,做天地共主的打算。

   至于原因……没兴趣!

   因为现在,秦宇很忙。

   自生灭起源中归来,又有光明塔的帮助,他的眼光在更高层次之上,所谓天地共主的身份,对他而言毫无意义。

   就好像,巨人绝对不想,成为蝼蚁王国的主人。

   比喻很直接,但也非常恰当。

   至于忙碌,则是真的。

   进入天牛城后不久,秦宇就宣布闭关,除了秦七七和牛豆豆偶尔能够进去,他闭关之地外,包括牛鼎天在内所有人,都自觉远离那片区域。

   “哥哥,你到底在忙什么?”秦七七剥了个葡萄,面露不解看向院内。

   最近,秦宇真的是忙坏了,往往一两个月才出来一次。

   旁边的牛豆豆,悄悄竖起耳朵。

   秦宇抬手揉了揉眉间,微微一笑,道:“别着急,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 生灭起源尽归于他,可归一的意识,却被光明塔保留下来。

   而且,不知是不是因为,重新归于混沌,重塑生灭起源的原因,原本已经融归一体的意识,居然出现了分裂不稳迹象。

   毕竟,如果不是光明塔插手,归一的意识也是要,分裂成无数碎片,融归生灭起源彻底消散。

   这,就给了秦宇机会。

   一个他曾经以为,已经彻底失去,终将抱憾终生,却又失而复得的机会。

   所以,秦宇硬生生压下了,光明塔破界而去,前往更高层次的要求。

   而现在,他距离成功,已经很近了!

   三个月后。

   秦宇走出院落。

   他身后,跟着一道身影,满脸嫌弃,“秦宇,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了,干嘛还要唤醒我!”

   “肉肉啊,以前是你修为高深,一切都你说了算,但从现在开始,我才是话事人,意思你懂吗?”

   肉肉冷笑,“你想说,哪怕日后大被同眠,我们也只能忍着?”

   秦宇脸色微僵,心想你这疯女人,刚醒过来而已,哪来这么大火气。

   摆摆手,不理她走出院落,“七七,过来见人。”

   秦七七赶过来。

   秦宇微笑,“喊嫂子。”

   秦七七瞪眼。

   秦宇转身,“都出来吧,我就这一个妹妹,你们总要跟她见上一面的。”

   短暂沉默,院中脚步声响起,看着正在走来,那一张张花容月貌的脸,秦七七下意识张大嘴。

   牛豆豆站在后面,呼吸变得急促,眼神中错愕、愤怒复杂交织,又有一丝窃喜。

   既然她们都可以,我为什么不行?!

   至于秦七七,如今脑海空白,看着眼前的秦宇,心想你真的是我哥吗?

   又十年。

   “秦青青、秦安安,你们两个捣蛋鬼,给老娘滚下来!”肉肉叉腰大骂。

  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,吓得一所脑袋,“嗖”的一声逃的无影无踪。

   “娘!二娘要打我们!”

   肉肉一听更是恼火,“住口,两个小兔崽子,跟你们说几百遍了,我才是大娘。”

   慵懒懒的声音,此刻火上浇油,“小孩子都知道,你说的话不能信,你怎么还是不能接受现实呢?”

   打了个哈欠,她转动身体,丰润曲线流露,“别瞪眼了,瞪眼你也打不过我。”

   肉肉咬牙切齿,“今天晚上,我绝对不跟你同床,有你没我!”

   晒太阳的美妇根本不看她,“那正好,今晚我一人独享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   肉肉呼哧呼哧喘气,突然尖叫,“秦宇,还不赶紧滚出来,你们老秦家老的、小的都没好东西,再不帮我,老娘就离家出走了!”

   秦七七拍了拍眉头,转身看向好姐妹,“豆豆啊,这样的日子你亲眼所见,怎么还是想不开,非得要往我哥这个火坑里面跳?”

   牛豆豆压低声音,语气愤愤,“我知道,你这些个嫂嫂,就是不想我加入进去,所以故意演戏骗我!”

   “七七,你是被蒙骗了,但我不会放弃的,秦大哥已经有了她们,多我一个又如何?”

   看着已经彻底走火入魔,不可救药的好姐妹,秦七七叹一口气,牛豆豆是真的没救了。

   不过,有件事是挺奇怪的,这么多年了哥哥就青青、安安两个孩子,晚上没少加班啊,怎么除了宁凌小嫂嫂,其余嫂子的肚皮毫无动静?

   不过再想想,自己这几年,被这两个小魔头折腾的何等辛苦,些许念头瞬间压下。

   两个就够了,再多真还不得翻天?

   外面吵吵嚷嚷,房间里面很安静。

   秦宇皱着眉头,道:“不能再等等?”

   眼前,一名白衣老翁摇头,“耽搁太久了,您不能总是让我为难。”他微微一笑,道:“更何况,外面的世界,您也很想看一眼的,不是吗?”

   秦宇沉默。

   这问题,他没办法否认。

   想了想,秦宇起身,“三天后,我们离开。”

   白衣老翁微微躬身,“是!”

   主宰阁下是第一个,察觉到秦宇的异样,晚上睡觉之前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决定走了?”

   秦宇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主宰阁下略微沉默,伸手推了他一把,“那就别在这,临走之前总要,跟各位妹妹道个别。”

   “哼!这几天,你就不要睡了!”凶巴巴的声音,在床另一边响起,食言而肥肉肉二娘,眼睛冒着凶光。

   秦七七陪着两个小魔王,感觉身心俱疲,看着紧闭的院门,心想都多大的人了,而且老夫老妻的,居然还做这种三天三夜不开门的事,真是不怕人笑话。

   更加可恶的是,你们在家里风流快活,把孩子丢给我这个小姑子,算是什么?真的命苦!

   牛豆豆愤愤不平,“嫂子们太过分了,怎么能这样不知道节制,不知道男人的腰需要爱惜?这么竭泽而渔,后来人怎么办?”

   秦七七:……

   她觉得,豆豆这辈子,肯定是没办法,逃脱哥哥的手掌心了。

   就在她苦恼不已,不知道看孩子这种苦日子,什么时候才到头的时候,院门突然开了。

   秦宇第一个出来,后面是嫂嫂们。

   “哥……”

   秦七七打招呼,马上又停下,发现气氛不太对劲。

   秦宇笑了笑,伸手摸摸她脑袋,“七七,这两天辛苦你了。”

   “没事,哥哥才辛苦……呃……”秦七七顿了下,“哥哥你要出门吗?”

   大嫂嫂今天居然没睡懒觉,这实在是一件,比较奇怪的事。

   秦宇点头,“出趟门。”他没多说,叫过来两个小家伙,“秦青青、秦安安,爹不在的时候,你们乖乖听话,不要惹娘娘们生气,还有小姑的话,你们也要听。”

   笑了笑,他转身道:“就这样,我走了。”

   唰――

   他身影一动,直接消失不见。

   秦七七有点不安,“嫂嫂们,哥哥要去哪?”

   肉肉叹口气,“谁知道呢?反正挺远的。”她抬头,余光扫来一眼。

   “别看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秦七七瞪眼,“大嫂嫂也不知道吗?”她面露担忧。

   “放心吧,你哥现在的修为,即便是想死,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”

   “我们,就安安稳稳的,在这等他回来吧。”

   牛豆豆大急,“几位嫂嫂,秦大哥多久才回来?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。”

   主宰阁下笑眯眯的看着她,“豆豆啊,今个我做主,给你个承诺,只要秦宇回来了,就把你收进房。”

   “啊……”牛豆豆瞪大眼。

   肉肉皱眉,眼神露出不满。

   主宰阁下转身,淡淡道:“冲喜,你懂不懂?”

   肉肉想了想,点头,“我也允了!”

   唰――

   九霄之上,秦宇身影出现,他抬手向前一握。

   唰――

   白菲菲身影出现,恭敬行礼,“拜见大人。”

   秦宇道:“白菲菲,我离开之后,你知道怎么做。”

   白菲菲道:“大人放心,我自当竭尽全力,保证诸位夫人及公子小姐的安全。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秦宇点头,抬头看向无尽苍穹,“那,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   白衣翁悄然出现,躬身行礼,“大人,我来为您标注方位。”

   轰――

   秦宇一拳破碎长空,踏入其中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